2018年十二生肖图片,2018生肖表排码表图,2018十二生肖开奖结果,最新2018十二生肖表图,2018十二生肖资料大全,2018十二生肖什么生肖,2018十二生肖顺序表,2018十二生肖马是几,2018年十二生肖排位表

登临古蔺轿子顶:无限风光在险峰

2018-04-22 10:44

  登轿子顶的次数,已经数不清,但距离上一次登顶,至少相隔有三年以上的时间了。趁着国庆中秋双节长假的末一天,约了几个人,带着两条狗,在火星山大拐弯分的地方,吃了豆花饭,说走就走。

  轿子顶是古蔺县城中能看到的最高的山,海拔约1260米,从海拔500米左右的县城望去,它雄伟、巍峨、沉稳,屹立在北面。虽然不很高,距离也不远,但住在县城的人,很多也是望而未及的。我从小学开始登轿子顶,可以说各个季节都有过,草长莺飞的春天,烈日炎炎的夏季,天高气爽的秋日,冰天雪地的寒冬。刚满过44周岁的我,在这个夏末初秋的时日,再次登临,别有一番情味。

  看不一样的风景,必须去人迹罕至的地方,轿子顶就是。小时候去,全凭脚功,从县城出发,要两个小时以上。现在通村公了,骑摩托到山脚再爬山,快脚只约一小时的程,无须准备干粮。

  从下车迈出登山的第一步起,就心存,这么多年了,没有改变。山脚仅有二三百米的平之后,便是一例的爬坡。有时在树林中穿梭,有时在长满岩豆的狭上攀爬,有时在大石间侧身。每当转峰回,看着身外的悬崖,远山的陡壁,吹着山风,腿有些颤,便深深地吸一口气。歇脚之时,还没把裸露在树木中的丹霞岩石想象够,跑在前面的狗狗就吐着舌头回头来找你,我只好吆喝着,让它跑在前头,我在后面追。

  夏末的山上,仍然藤蔓丛生,欣欣向荣。野棉花开得灿烂,芭茅花迎风飞舞;蜜蜂、蝴蝶、蚱蜢还在拼命吮吸自然的精华。也许它们的生命结束,就在下一个季节;但当下,它们还在尽展风华。

  去过青藏高原,我却没有办法登临珠穆朗玛峰;去过稻城亚丁,我只能膜拜神山圣洁。在云贵高原乌蒙山北麓的古蔺,我却可以登上座座高山。

  登上海拔1835米的斧头山,与登临轿子顶的感受是不一样的:斧头山的四围全是山,而轿子顶的南面有古蔺城。

  蓝天白云下,往南面远眺,山真的变小了,渺远而绵延。古蔺城好似被踩在脚下,火柴盒似的房屋顺着古蔺河,又朝着几个山沟延伸。

  除了,我还准备了机。在高倍镜头中,我看见叙古高速公由西而东横亘于莽莽青山,如同一条大动脉;而通往山乡的水泥公,蜿蜒曲折,又似条条毛细血管。梯田泛着丰收的颜色,水塘镶嵌在森林中如美玉,闪耀着鳞光……这些镜头中的景象,无疑也成为我的兴奋点。数码相机中留下的是瞬间的美景照片,而我的内心深处,激荡着一集演绎蔺州风情的纪录电影。

  不只是运动员才能挑战极限,登顶者都能获取“山高人为峰”的征服感,这又成为普通人登山的一种目的。

  其实,北边的山是比轿子顶高的,学生时代有斗大的胆子,曾经顺着骆驼峰薄刀般的山脊,走过一两里,而留下的是只是后怕。如今站在百十平方米大小的轿子峰顶,却十分安稳。

  同亿万年时光铸就的轿子顶相比,我是渺小的;而站立山顶,我简直就是一个巨人!这时,才能真正体味经历艰辛而成功的快感,体味脚踏大地山川的胜利豪情!

  山顶早年有一个电视差转台,初搬到山脚,如今又在山顶兴建更大规模的设施,最大限度发挥现代科技的潜能。钢筋混凝土的机房主体已经建成,巨大的铁塔业已稳竖。工人们放假暂时离去,临时厨房的锅碗里着饭菜。数十吨计的建筑材料和铁塔部件是如何运上山顶的,我不得而知;看着被磨得光滑的几百步山顶石梯,我好像又知道了什么。铁塔矗立山巅,而它的建设者,才是大自然真正的征服者!

  惬意的风,一会儿就把汗水吹干了,腿脚上的劳累也得到不少舒缓。歇定了气,拍几张照片,远处隐约袅袅的农家炊烟,让我看得出神。这边风景独好而不可久留,不是我的不好,而是山下的小城等着我,明天要上班了。

  但是,下一个季节,我会再来的!因为,每一次轿子顶的登临,都是身心与自然的交融,都会生发我对人生的渐进。

  余其松,男,古蔺人,蔺阳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有记者经历,文学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。